江门人知道吗?黄姓村庄为何称作“张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9日

  新会区以姓氏为村落名的越来越少,村委会一级更不多见(如陈冲、黄冲等),因而,大泽镇张村就变得很显眼了。然而,更叫人惊讶的是,该村民委员会13个村民小组都是黄姓住户,黄姓血缘村子为什么不叫“黄村”却称“张村”呢?

  本来,这里包含了一个动听故事。追溯本源,从开村说起吧。

  此地有石船山,简称“船山”,历代县志都有条目记录,属一方名山。元朝末期,土寇黄斌作乱,攻掠县治,学宫全毁,城民逃散,县尹撤到古井。有张姓居民从会城迁来石船山东南山脚避乱,开基立村,以姓氏为名,称作“张村”。当时的张村,实为居民点,范畴仅是今“大张村”行政村中的一个小处所。

  有冈州黄氏富家黄源深的八世孙黄桂明(本文中人名为字),世居杜阮,与妻甘氏于元代末期生一子文举。文举少小时父母双亡,跟从嫁到石船山北边潮透村的姑母。今张村与潮透交壤处,旧时有个叫“榄树下”的处所,住着同宗黄宗善一家,文举少年无靠,就到这家耕种,被扶养成人。孤儿文举受黄宗善之恩,在这里延续了一线血脉,“榄树下”成为张村黄族的发祥地(因为处所变化,榄树下原民居今变成农地),张村黄族奉文举为开族祖。

  文举取妻周氏,生元杰、自荣(自荣迁水口)。元杰老婆也姓周,生康成。元杰贫寒早逝,剩下孤儿寡妇,保存艰难。周氏带着儿子康成,去罗济村的贡生黄宗达家中当佣工,将康成养育成人。祸不单行,恩公黄宗达离乡到差官职,父子海上途中遇难身亡,家中人丁稀少,日渐荒芜。康成又无所依,与母亲迁居张村。

  张村张公见康成一表人才,且勤奋简朴,招为女婿。康成与妻张氏生一子,名善德,张公视为宝物,宠爱有加,经常赞助康成一家。康成经数年拼搏,家境亦算利市。旧社会崇尚多子多福,康成又纳余氏,生线子,再纳陈氏,生东庄、松轩、柏轩、梅轩、直性5子,当前,这8子成长成为“张村八房”。康成率领子孙们修好榄树下的祖父文举之墓,在左侧修葺恩人黄宗善墓,又在大泽吕村罗济山修恩人黄宗达的衣冠冢,始后历代年祭。真是感恩积善,否极泰来,8房人在张村人财两旺,渐成“八房十八坊”,这18个里坊(天然村)是:玉堂、廊下、巷口、竹边、谷边、新屋苑、塘尾角、福兴、高华、东升、东头、沙岗、西头、高魁、仁和、长安(旧宅)、三水、仁寿。后人又有迁居鹤山、广州等地。其子孙字派按“宗雅奕世德,崇学茂宏贤,孔孟坚道统,兰桂缵绍传”的挨次编排。康成肇基张村,为不迁之祖。

  昔时张公膝下无子,只生了3个女儿,因而,张村早已成为本色上的黄姓村庄。因为康成感恩张公,子子孙孙遵照他临终前所立的遗训“张村之名不克不及更改”,因此,村名沿用了600多年。“张村”已非本来阿谁小处所,它的范畴、内涵不竭扩大着。“文革”期间,曾有人提出改为“黄村”,长者们强调不克不及违背先人遗训,坚定分歧意。张村建的第一座祠堂,原名“永思黄氏宗祠”,也含有永久记思先人在此开族、感激恩人恩义的寄义。

  张村,看似是一个普通俗通的地名,里面却承载着一段极不普通的汗青,诉说着一个关于感恩的动听故事,折射着一个特殊的祖训,高悬着一个乡风风气的纯朴标记。

  张村为纯农业村,旧所产“船山黄烟”“张村黑豆”“张村蒲瓜”为佳品。2012年通市内公共汽车。村后石船山,因山顶有大石如船而称,历代方志都有专条,还有“蠄时石”“珓杯石”等天然奇物。

  山腰旧有石船寺,1958年时拆材料建大泽公社礼堂,近世纪初民间重建寺院。奇迹有老女桥,明万历县志“老女石桥”笔记:“在张村,昔有女老而不嫁,悉以奁资建。”清道光县志记:“乾隆元年(1736年)贡生吴琨重修。高一丈,长四丈,阔四尺。五十八年贡生刘凯、监生刘衍与张村黄族倡建重修”。今桥为民国十年(1921年)重修。

  (义务编纂:陈卓栋_JM02)

(编辑:admin)
http://faxvince.com/hzc/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