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马城镇黄郢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0日

  第A6版:小南山

  日期:[2018年06月11日]

  -- 蚌埠日报 --

  版次:[A6]

  走进马城镇黄郢村

  客岁在李楼乡挂职时,曾去本地的黄郢村开展工作。村子很泛泛,没留下深刻印象。前几日,听同窗说,马城镇也有个黄郢村,是明朝年间的古寨,有着别具一格的石头古建筑,并且此地还被日军扫荡过,是个有特色有故事的处所。于是,初夏的一个周末,我驱车前去马城镇黄郢村。

  黄郢村,又叫黄营村、黄柏郢,是马城镇西南标的目的的一个天然村,邻接大洪山。

  刚进村庄,巷口一排衡宇的外墙就吸引了我的目光。老墙两侧都刷成了白色,但还能模糊看出大小纷歧的石块外形,呈现出一种古朴粗犷的气概。北侧墙壁很长,有纵深感,上方长出一大堆野生仙人掌,开着明丽的黄花。墙壁两头伸出一株油菜,茕茕孤单。南侧墙壁上方摆放着一排大大小小的盆栽,繁密的蔷薇花长藤,从平房楼顶垂泻到地面,虽然季候已过,花容失色,但有些干花的感受,搭配此中,倒也无违和感。小木门两侧的白栅栏里围着一簇簇草茉莉,星星点点开着玫红的小花。流连此处,有都会情调酒吧的错觉感,也有欧式花圃小镇的即视感,只要看到旁侧大红门两边的喜庆春联,才把人拉回到现实中,这是一个陈旧的村落巷陌。

  走进黄郢村,几乎就是走进一个石头的世界。房子是石头建的,路是石头铺的,塘基是石头砌的,村边的沟渠是石头筑成的,就连庄户人家的围墙、菜场地的围栏,也是用石头垒成的。村子周边草木鲜艳与石头建筑的古旧之色构成了明显对比,设身处地,仿佛置身一个世外桃源,给人一种原始、荒原之美。

  从村民的口中,打听到了日军犯下罪行的处所。传闻这个处所预备开辟,制造一个不忘国耻的留念馆,目前处于规划阶段。这是一个狭长的小路,路口和路的中段有两块宣传牌,别离写着:“忆仇巷”、“骑马石”。据引见,1938年,日本侵略者将本地赤手空拳的村民驱赶到巷中,架起机枪扫射,三百多人无终身还。巷中的墙壁上模糊可见枪弹眼。巷口一块庞大的石头,就是日寇昔时架设机枪的处所。

  小路北侧一屋前,一位大爷正在剥青豆,问起日军侵略村庄的细致环境,他也只能说出只言片语,看来这段磨难汗青还有待宣传。小路南侧一间石屋有点出格,有长远的年代感,房子一侧垒有凹凸不服的石阶,石缝中偶有野草冒出。门楣两侧别离雕刻“幸福”和“完竣”四个繁体字,一位老妇走过来开了门锁,我上前搭话,扣问几句,老妇说这是老房子了,门头的字是以前公家刻的。

  绕行村子一圈,发觉黄郢村正在扶植斑斓村落,由于该有的标配它都有:多功能的村部小楼,颇具现代感的黄营小学,粉刷一新的墙体,文明新风的口号……都让这座古寨分发着勃勃朝气。

  从小在农村长大,村落的家禽六畜,天然的田园风光,城市勾起我对童年糊口的回忆,唤起我对村落的一往情深。黄郢村,这个坐落在深山里的皖北古寨,又给了我纷歧样的感受。河渠边浣衣的女子,石屋前休憩的白叟,静谧的农家小院,都让我心中泛起一股安好、幽远的情思。

  而更让我陷入思索的是,几百年来,黄郢人用石头搭房垒屋,造石具开荒耕田。春风秋雨,世事沧桑,他们在这里依漫山石头,开一方乡土,繁殖生息,成长成一个石头村子。他们历尽贫苦,饱受战乱,可是他们具有开辟糊口的精力和韧力,用俭朴坚毅的石头在荒原深山抒写下不朽的保存史诗,而这种宝贵的质量不断延续至今……评论

(编辑:admin)
http://faxvince.com/hyc/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