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忘却的记忆 日军黄柏郢大屠杀用刺刀挑胎儿取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30日

  原题目:不应忘记的回忆 日军黄柏郢大搏斗用刺刀挑胎儿取乐

  一个名叫周刘氏的妇女,怀孕七个月,丈夫被日军刺死,她被六个鬼子抓住后,又被剖腹取出胎儿,挑在刺刀上取乐。

  侵略者烧杀掳掠,红枪会奋起抗敌

  1938年2月2日清晨,侵华日军华中调派军第十三师团山田、山村两个旅团以坦克、装甲车为前导,沿津浦铁路两侧从凤阳、临淮关标的目的入侵蚌埠、怀远。驻守蚌埠的军第三集团军第五十一军、第二十一集团军第七军等部,在炸毁蚌埠淮河铁路大桥后,向徐州标的目的撤离。日军所到之处,肆意掠杀,如入无人之地,蚌埠当日沦亡。

  2月4日,日军第十三师团为占领怀远,以橡皮船偷渡淮河,被于学忠部击退。当日下战书,日军又在飞机、大炮的保护下,强渡淮河,古城怀远沦亡,怀远县长高鸣谦渐渐率领部下西逃。日军驻蚌埠特务机关及警备司令部旋即在怀远设立怀远班(汪伪当局成立后,该特务机关改为联络官事务所)和军事机构警备中队。随后,日军以县城为依托,逆淮河而上,先后侵犯了马头城、新城口、常家坟等沿淮农村集镇。为了节制淮河中下流,还成立了巡河大队,在淮河东岸新城口和山上黄疃窑设立据点,建筑碉堡,经常在山上炮击周边村庄,下乡烧杀淫掠。

  疆场殉国前,记住,这是在我们的河山上,在我们的家里。

  面临仇敌的钢枪大炮,这是老苍生自保的一种法子,但就算是如许,那些曾经得到人道的日寇也不见得就会手下留情。 面临沦亡区下层政权的名不副实、日军的肆意践踏和匪贼的日趋疯狂,一批富有爱国热情的农人群众和处所士绅,在原红枪会的根本上堆积在一路,组织武装,侦查敌情,巡查放哨,抗击日军,庇护家乡。 2月14日,黄柏郢村四周数百名红枪会会员协同处所部队配合作战,一举拔掉新城口据点,杀伤很多日军。之后,很多红枪会员来到黄柏郢庆祝胜利,不意,被日军发觉。日军遂认定黄柏郢村是红枪会大本营。 黄柏郢是坐落在大洪山北麓的一个偏远的村庄,其时全村约七、八百人。该村在军阀混战,匪贼蜂起的年代,为了处所的平安,便沿着村庄的外围用石块砌了个约两华里的大圩子,圩外有壕沟,东南西北四方各留有圩门,日开夜闭,以防匪盗掳掠。这个圩子比附近村庄的圩子既高峻,又坚忍。因而,当马头城被日军侵犯后,马城南部的白衣、肖家湖、杨拐坟等村庄的部门群众为避日祸,就投亲靠友地跑来黄柏郢出亡。 (夏历正月十九)凌晨,驻上窑日军派出重兵向黄柏郢奔来。天刚亮,早起去圩外拾粪的农人看见有几十名日军从村南凤凰岭向黄柏郢开来,便仓猝回村报信。处所的维持人老圩主周兆福便派人提着鸡、蛋等食物前往驱逐,试图村寨免遭骚扰。可是八面威风的日军当即把去驱逐的人枪杀在路上,然后兵分两路,包抄黄柏郢大圩。这时,圩里的农人已连续起床,也听到了枪声。当传闻日军从南门杀来时,当即纷纷向北门奔逃,顷刻间,北门也被围了,只要少数起得早,步履快的人跑出圩外,得以逃脱浩劫,大都群众都被包抄在圩里。日本鬼子沿黄柏郢大圩每隔几十米就置一日军持枪监督。被包抄了的黄柏郢,休想从圩里逃出一人,凡越过圩墙外逃的青丁壮,无一人逃脱,都被日军击毙在圩外的沟壕里,鲜血染红了沟水。后来,人们把这条沟叫做“血泪沟”。 被困在圩里的男女老小,出格是妇女儿童,更是胆战心惊,惊慌失措,四处躲藏。有的藏在夹皮墙里或地窑里,也有的躲在茅厕里,、约有四、五十名妇女儿童都躲到比力荒僻冷僻的周家玉家的三间房子里去了。这三衡宇的前门已封死,只要后门通往北大门的工具小路,门也用秫秸堵住,以作保护。手轻脚健的也有藏在自家的。合理人们担忧害怕之际,进圩里的日军便挨家逐户进行搜捕,见人非捕即杀。当一名日军搜到周元栋家时,周起床后去茅厕刚回来正好与其相遇(周30多岁,身高体壮,在蚌埠一家烟行帮工,是回籍过年的),日军迫周就范,周元栋不胜受辱,更不示弱,就与日军奋斗起来,并把日军的枪夺了过来。不意从其背后又来一日军,一刺刀捅进周元栋后胸,又对周开了一枪,周立即倒在血泊中,勇敢含恨而死。 当两个日军搜捕到北大门巷时,看见巷内一家门口拴着两匹骡子(这是白衣路家圩子人避祸牵来的),便来牵骡子,因骡子吃惊,挣断了缰绳顺小路跑了,日军随后就追。不意骡子跑到周家玉家后门口时把堵门的秫秸碰倒了,日军一见满屋的妇女儿童,就不逮骡子了,由一名鬼子兵堵住门口,另一名归去喊来十几个鬼子,把藏在屋里的妇女儿童和村内其它处所搜捕到的人,通盘赶到这条工具小路里。残无人道丧心病狂的日军在巷口的石台上架起机枪,疯狂地向巷内的人群扫射。枪声、哭喊声、凄惨的嗟叹声,惊神泣鬼,倾刻间巷内尸体纵横,血流成渠,惨绝人寰。虽然日军如斯残暴,仍尚感不足,又把倒在血泊中正在嗟叹的周元和的母亲和中弹后挣扎着刚坐起来的周家玉的母亲开枪击毙,就连周元和年仅三岁的小妹妹也未能幸免。可怜这164名男女妇孺就如许都成了千古冤魂。直到九点多钟,这群野兽般的日军,才洋洋满意地在黄柏郢北大门外的观音塘调集,向新城口标的目的开去。 日军刚离村,躲藏在圩外的群众就敏捷前往圩里,见此惨状,莫不嚎啕大哭,人们一边哭喊亲人,一边查找尸体。老圩主周兆福家的长工张孟华前往后,起首发觉的就是老圩主周兆福被日军惨杀在家中。接着他又在北大门巷(现更名为“忆仇巷”)的尸体堆中找到了年仅十三岁的周兆福的孙女小屏。此时,她已昏迷不醒,但以手试胸另有心跳,且有微弱气味,只是腿部中弹,便将其背回家中,经急救才慢慢复苏过来。还有周家富,周家玉(其时年仅五、六岁)也是从尸体堆里救出来的,全巷被害的一百多人中,仅有少数几人侥幸生还。据当事人回忆,日军仅这一次就在黄柏郢残酷杀戮了无辜苍生190多人(包罗从白衣、肖家湖、杨拐坟等村庄来此出亡的20余人),此中周元和一家十九口人就被日军杀戮十口,还有六户全家人被杀绝。 合理人们在苦楚凄惨的情景中,以万分哀思难忍的表情掩埋亲人尸体的时候,约半夜12点多钟驻上窑日军又派出一批六、七十人的马队部队,由南向北直奔黄柏郢而来。所幸时值半夜,人们发觉得早,于是圩外的渐渐到山洞、树林中躲藏,圩内的仓猝向圩外奔逃。张孟华也仓猝背起小屏逃命,有的连孩子也没来得及抱出来。据目睹者讲,日军的马队队进到圩里后,连马也没下,就在圩里顺着几条小路放火烧屋。倾刻间,整个黄柏郢大圩一片火海,烟雾洋溢,火光冲天,十里之外,犹可见之。日军的马队队在黄柏郢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扑灭性焚烧后,就鸣号调集,出了大圩又朝新城口标的目的去了。 看来,这是驻上窑的日军有打算放置的杀光、烧光的报仇行‘动。此次大火又烧死躲在家里的老弱妇孺十余人,如周家玉六叔的小孩,就被活活烧死在木盆里。全圩600多间茅草房,除周兆屋一家(是圩中独立的小院)没着火外,其余全被烧光,连粮草、衣服、家具等也同归于烬。 遭日军惨绝人寰的烧杀之后,黄柏郢村四处是残垣断壁和焦黑的枯树,这里的每条沟巷都渗透着黄柏郢人民的血和泪,每块地盘都埋有无辜苍生的骸骨。这滴滴血泪,这根根白骨都是对日军“三光”政策愤慨地控告。 春去夏来,外出避祸的人们连续前往家乡。他们无处藏身,就在被销毁的房壳郎里搭起简略单纯庵棚,以避风雨;没有粮食,就投亲靠友东借西挪,下地挖野菜,上山采野果。在存亡线上挣扎的村民们,寄但愿于管好田间小麦,午收后得以果腹。不意,就在人们久已盼愿的麦收即将到来之际,以杨培忠(葛庄人)为首的近百名匪贼又于夏历四月底掳掠了黄柏郢村,把黄柏郢村民仅剩的一点衣物、被褥和部门牲畜虏掠一空!

  照片中该当有四位女性,我不敢想照片背后的她们会晤对着什么样的命运。

  岁月峥嵘,旧事历历,中华民族被侵略、被奴役的汗青,已一去不复返。今天,在中国的带领下,斑斓富裕的涡淮平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勤奋、憨厚、聪慧、英勇的黄柏郢人民已过上了和平、协调、幸福的完竣糊口。盛世忆旧,感伤万千,愿糊口在和平年代的每一个中国人都能爱惜今天的幸福糊口来之不易;愿黄柏郢人民在社会主义新农村扶植中,像飞跃不息的淮河浪花,一浪更比一浪高。

  前往搜狐,查看更多

  声明:该文概念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消息发布平台,搜狐仅供给消息存储空间办事。

  金庸的梦中恋人夏梦到底有多标致

  夏梦之后,世间只剩美女如云,哪还有什么旷世佳人?

  哪位元帅离世周恩来遗体前连鞠7躬

  他离世后周恩来连鞠7个躬,他具有五次传奇婚姻,却如许赞他

  今日搜狐热点

  进入搜狐首页

(编辑:admin)
http://faxvince.com/hy/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