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庄史话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4日

  亦庄,本来是一个很不起眼儿的处所。1992年,北京经济手艺开辟区确定在这里兴建,亦庄才起头令世人注目。到此刻,颠末二十几年的开辟扶植,这里已是座座高楼拔地而起,幢幢厂房鳞次栉比,旧日的皇家苑囿里,一座现代化新城落人世,已成为首都北京一颗璀璨的明珠。

  亦庄地名的由来,有两种说法。有人认为,亦庄之名可能来自成语“亦庄亦谐”;还有人从字义上去阐发,认为“亦庄”该当是“大庄”的意义。还援用汉代学者郑玄所正文:“亦,大也”为证。此种说法听起来似乎有些事理,但其实是有待商榷。据笔者所知,其实并非如斯。

  亦庄的具体位置应在现亦庄镇当局办公楼东侧不足百米处,几十年前仍是个仅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庄,后来与附近的仁义堂、广德庄、鸿仁堂、东营子、西营子、王槐庄、归并成广德为一个行政村。此中东营子和西营子曾是清代八旗部队的两座营盘,亦庄名称的由来即与此中一座兵营相关。

  与现代戎行一样,清代八旗部队也是编有“番号”的。听本地白叟讲,其时东营的番号称“密字营”;西营的番号称“奕字营”。(被本地苍生戏称为“大尾(wěi)巴营”)。曾听长辈讲过,奕字营最初一位统领姓纪,人称纪大人。其时奕字营的统领房没建在西营盘里,而是建在了其北侧里许,也就是亦庄的位置。为什么建在这里?本来,这里的北侧正接近由双桥门至旧宫的一条古御道,恰是清代帝王拜谒东陵回跸南海子的必经之路。

  记得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时,附近只要亦庄位置有一处粮店。那时本人刚学会骑自行车,经常被祖母唤往来来往“亦庄”买米买面。不外,其时白叟称号“亦庄”为“亦字庄”。起头也没在意,后来阐发起来,“亦字庄”与“奕字营”是有联系的。明显,亦庄名称的由来该当是从“奕字营”演变而来。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官准南海子招佃垦荒。祁姓殷商购得此处地盘建起庄园,因这里曾建有奕字营统领房,就把“奕字营” 命名为“奕字庄”了。后来,人们图省事儿,把“奕字庄”改写成了“亦字庄”。再后来,又被写成此刻这个“亦庄”了。

  其时的大队相当于后来的乡,大队下设出产队。把鹿圈定为大队一级不难理解,由于鹿圈村本来就是南海子里较大的天然村。新中国成立前,鹿圈就是旧乡当局地点地。而将亦庄也定为大队一级就令人匪夷所思了。因亦庄其时仅是隶属广德庄行政村的一个小天然村。按理说,大队应以“天恩庄”或“广德庄”命名才合乎常理。为此,笔者曾向其时知情的老干部请教,才晓得了一些眉目。本来,这与其时亦庄的地舆位置和扶植时代布景相关。

  亦庄村位于广德庄北侧,村北有一条从旧宫桥至京马路(即此刻的同济路)的砂砾路。经与清代南苑地图对照,这条路根基上是沿用上述那条双桥门至旧宫的古御道建筑的(即此刻的开辟区北环路)。在其时来说,亦庄因紧靠这条路而处在很是有益的交通位置。正由于此,新中国成立之初,处所当局才把供销合作社、粮店、煤店和广德小学都建在了亦庄村。就连其时广德性政村办公室也设在了这里。如许一来,亦庄的名声不经意地高过了广德庄。

  1955年,红星公社(南郊农场)决定在亦庄村东勾栏许兴建一座大型的国营奶牛场,基建筹备处又设在了亦庄,牛场的名称也就响应的定为了“亦庄牛场”。从此,亦庄的名声就愈加清脆了。到亦庄大队刚成立时候,是临时借用亦庄牛场的前排房子为办公室,从此,亦庄作为上一级办理机构的名称,被堂而皇之地确定下来。起头管辖广德庄、富源庄、娘娘庙、董场、大粮台和1958年从通县划入大兴县的南双桥、碱庄及1963年又从向阳区划入大兴县的大羊坊、小羊坊和康村共计十个集体所有制行政村。并担任办理南郊农场二分场合属的亦庄牛场、双桥门猪场及亦庄农业队(一队)、双桥门(二队)、小粮台(三队)等全民所有制单元。1972年10月,红星公社(南郊农场)将所属大队改为办理区(也称分场)亦庄大队响应改称亦庄办理区(也称亦庄分场)。因全民所有制企业别离归属了新组建的畜牧分场和工业分场,亦庄办理区就仅担任办理集体所有制的农村大队了(出产队已改制为大队)。1984年5月,亦庄正式成立起大兴县亦庄村夫民当局。

  亦庄处于大兴、向阳、通州三县交代的“三不管”地域,交通前提及经济成长相对比力掉队。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京津塘高速公路建成通车,给亦庄地域带来了千载一时的成长机缘。高速公路北京收费站即设在亦庄乡东部的大羊坊村西,亦庄成为了北京东南主要门户,其区位劣势当即被凸显出来。这里背倚京城,面向渤海,毗连津沪,灵通全国。加上即将修通的南五环和规划建筑的南六环将从亦庄地域和南侧横穿而过,亦庄乡一会儿成为了成长外向型经济的绝好位置。

  1991年8月,北京市当局颠末严密调研、调查,最终决策确定在亦庄乡兴建北京经济手艺开辟区。1992年4月,北京经济手艺开辟区正式在亦庄破土动工兴建,因开辟区一期规划征用约15平方公里均在亦庄乡范畴内,所以又被称为“北京亦庄开辟区”。4月8日,北京经济手艺开辟区奠定仪式在亦庄九支渠西侧(今荣华路与北环路十字路口)盛大举行。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罗干及北京市的次要带领为开辟区奠定。副总理就地欣然命笔,题写了“亦庄工业开辟区起飞”九个大字,标记北京经济手艺开辟区在亦庄正式降生。

  与此同时,北京经济手艺开辟区颠末近三十年的开辟扶植,已如日中天,获得了日新月异的成长。开辟一期的15平方公里很快开辟扶植完成,又向京津唐高速公路以东地域拓展约14平方公里。接着,又向凉水河以南地域拓展约10平方公里。即便如许,仍不克不及满足开辟区快速成长的新形势。2010年,北京市委、市当局决定:大兴区与北京亦庄开辟区实施行政资本整合,为扶植京南高端制造业堆积区缔造有益前提。整合不久,开辟区又向南拓展,把瀛海镇东南部地域(原太和乡)总面积约12平方公里又纳入了开辟区范畴。如许,北京亦庄开辟区总面积曾经成长到约60平方公里。此刻的亦庄与几十年前的亦庄已不克不及同日而语,早已不是一庄、一乡、一镇的概念。北京亦庄曾经成长成令世界注目的一座现代化新城。

  南海子自明永乐十二年(1414年)起头筑垣建囿,到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招佃垦荒疏囿,在近五百年间,不断是明、清两代的皇家苑囿。在分歧的汗青期间,为各代帝王阐扬着“行围打猎”,“演武阅兵”,“驻跸临憩”和“养牲庖厨”等主要功能感化。从中国第一汗青档案馆所藏一张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南苑总绘全图》上,可清晰看出其时南海子用地分布范畴:苑囿两头区域为打猎区,约占南海子总面积的三分之二;苑囿周边,出格是东部地区为养牲区和耕种区,约占南海子总面积的三分之一。亦庄新城正处在南海子的这一区域。其西侧,有龙爪湾相连五个海子汇入凤河;两头,有凉水河从北向东南穿流而过,把这里孕育得水美草茂、天润地泽,成为最抱负的养牲和耕种地区。正像清乾隆皇帝昔时于凉水河畔作诗写到:“围墙近以耕田周,柳外平原布猎驺”。并诗注:“近海子墙设庄头种地,植柳为限,其外平原皆猎场”。

  满清是马背的民族,清廷划定,“凡从军者均一人一马”。因而,养马已成为清当局的政治需要。史料记录,清廷在京郊所设的七个御马厩中,除一厩在西郊安河村外,其余六厩均在南海子。据《大清会典》记录:南海子“有六个御马厩,每厩附巡马三十匹,牧马十群,每群二百匹。”由此可推算出,其时南海子养马约一万匹以上,可见规模之大。

  鹿圈是南海子专养麋鹿的处所。据《大兴县地名志》记录:“明永乐初年,扩充南海子,在今村南一带建养鹿圈,驯养麋鹿供帝王巡游打猎。清初,有王、周、皮、郭、姜、吴、韩、双姓者八户满族人居此建庄,遂有鹿圈村名,时属庆丰署。”另据《大清会典事例》记录: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将香山静宜园喂养的祭祀用鹿以及由盛京所进小鹿,交由南苑鹿圈喂养。鹿出缺额,捕获苑内散养的鹿只来弥补,养鹿和捕鹿,由鹿户十八人担任。”

  其时,鹿圈饲养着我国仅有的珍稀鹿种麋鹿,因其“蹄似牛非牛,面似马非马,尾似驴非驴,角似鹿非鹿”而被俗称为“四不像”。清同治四年(1865年),被法国一位布道士,野活泼物学家戴维发觉,将麋鹿标本偷运出中国。颠末专家判定,被确认为新鹿种,即惊动了整个西方动物学界。从此,西方列强以明着索要暗着窃取的体例,把一些麋鹿活体运回本国。清末,跟着大清帝国走向没落,南海子也逐步衰败。再加上永定河决口众多冲毁海子墙,使很多麋鹿逃出南海子而遭公众猎杀。1900年“庚子国变,”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并闯入南海子,在洗劫行宫、寺庙的同时,又把仅存的一群麋鹿掠走。从此,在中国大地上再也不见了麋鹿的踪迹,只留下了“鹿圈”的地名。直到1985年,英国乌邦寺庄园主决定回赠中国22头麋鹿,被运回到其先人繁殖生息的南海子鹿圈村南新建起的麋鹿苑里,麋鹿才得以重返家乡。

  鹿圈位于凉水河西岸,村北是小龙河,由西向东汇入凉水河。村南是三海子,溢出一条名为“时令河”小溪由南向北也汇入凉水河。优胜的位置和漂亮的情况,遭到了担任办理南海子官员的青睐。便纷纷将家眷迁至此,逐成鹿圈村。因为最后来此落户的均是办理南海子的满族官员,很快,鹿圈即成了海子里最富有的满族村子。如苑丞姜记、皮记、王记、郭记;马厩长吴记;领总陈记;兵部双记;庄头周记;果头韩记和鹿户张记等。除鹿户张记,均是其时鹿圈村次要的满族住户。到清末民初,鹿圈村已成为海子里规模最大的村子。新中国成立前,这里就是乡当局地点地。

  据《大清会典》记录:“清廷在南海子设有皇粮庄五所,共有地九十顷;果园五所,共有地十六顷;瓜园二所,共有地十七顷。”从清绘《南苑全图》上,在南海子东部可清晰看到标绘有庄头住房二处(一处在原娘娘庙村北、一处在原东红门内南侧);园头住房三处(一处在原鹿圈村北侧、二处在原五海子南侧);果园二处(一处在原鹿圈村南侧、一处在原五海子南侧)。

  庄头(园头),是南海子内对皇家拥有的粮庄(菜园、果园)实行总管的代办署理人。据《大清会典事例》记录:康熙九年(1670年),“谕旨准奏于附近庄头内选四人于南苑安设四庄,每庄给地十八顷。出缺,令其子孙承充”。康熙十二年(1673年)“奏准南苑增置庄一所,使南海子内皇庄增置五所。同时,又准奏南苑内设果园五所,各给地一顷十九亩外,各给养赡家口地二顷十亩,每年交纳各类桃李,不征收地亩赋税”。并划定,“粮庄每遇皇帝到南海子,担任供应枪手人等饭食,并各交羊草三万束;果园交纳桃李于内务府掌仪司;瓜园交纳瓜于内管领处”。

  原鹿圈村周振江家就是当初南海子五所庄头之一,此刻周家还保留着二张清内务府会计司颁布的《会计司执照》。一张颁布于清乾隆五十年(1785年),其内容是同意周天临顶替周双德承充庄头之职;另一张颁布于嘉庆十六年(1811年),其内容是同意周成顶替周天临庄头之职。从两张庄头执照能够推算出,周天临共做了二十六年庄头。若是从康熙九年(1670年)南海子始设皇庄算起,至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皇庄解体,周家一代承充一代,共做了二百三十二年庄头。

  海户始于明代,是在南海子里劳役的民户。据《明大政记》载:“南海子设海户千人守视,自永乐建都以来,岁时蒐狩”。清代沿袭了明代的海户轨制。据《钦定日下旧闻考》记录:“我朝因之,设海户一千六百户,各给地二十四亩,春蒐冬狩以讲武”。另从其它清代史料看,各期间的海户因品级的分歧,养赡地的数量也有所分歧。据《大清会典》记录:顶戴海户各给养赡地一百八十亩;副头子各给养赡地一百二十亩;海户各给养赡地三十四亩。养赡地,又被称为海户地,大都分布在海子周边地区。

  据《大清会典》记录,清代南海子内共有耕种地64062亩。此中御用地13400亩(包罗皇粮庄5处9000亩;果场地5处1600亩;瓜场地1700亩;花草地800亩;笤帚地300亩)。海户、苑户、庙户养膳地48592亩,还有皇家寺院香火地2070亩。这些耕种地亩,绝大大都都分布在南海子东部区域,也就是此刻的亦庄新城地域。

  据《大清会典》记录,在东红门里曾建有一座坐西朝东的关帝庙,山门正对东红门,门前建有一座大影壁遮挡。影壁内侧还建有一座小影壁,上镌有“万事隆昌”四个大字,传说是乾隆皇帝御笔。关帝庙为两进大殿,前殿供奉武圣关羽,后殿供奉释迦摩尼佛。大殿两侧建有配殿,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曾用作东红门小学教室,现在早已遗址耗费。

  因在东红门里,康熙年间设有一处皇粮庄,派有一肖姓宦官担任为皇家收粮摧款,并担负皇帝临驾收支东红门时“清水泼街,黄土垫道”之责。因其办理地亩广漠,人称“肖千顷”。为处理皇差开销,他在东红门里二里许,占地几十亩顾人耕种,后逐成天然村子“肖家庄”。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与附近的“二号”、“小地儿”和“东红门”三个小天然村归并为“肖庄”行政村。后来,因“二号”独立成行政村,“小地儿”又划归了“隆盛场”,肖庄仅和东红门为一个行政村。直到被开辟区征地拆迁至贵园南里。

  清廷为何辟建此门,并且是规制较高的三洞门?本来,这是为清代帝王赴清东陵祭祖后回跸南海子而特地辟建的苑门。正如乾隆皇帝在《团河行宫作》诗注中所写:“恭谒东陵回跸,将谒西陵,由烟郊至黄新庄取道南苑,几及二百里,是以每次与旧衙门驻跸两宿。”笔者祖母生于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记得生前曾给我讲过她小时候曾了望“双桥门”过皇上的事。后来我查阅《清实录》得知,光绪二十八年三月(1902年),光绪皇帝奉慈禧皇太后恭谒东陵后回跸南海子:“谕军机大臣等,十四日驻跸团河。留京王大臣,著即撤差。恭缴合符,于双桥门接驾。其余王公大臣,于燕郊接驾,十五日赴团河呈递膳牌。”看来,祖母说的不差,其时所见便是此次“双桥门过皇上”,那年祖母十岁。从清代一张《南苑全图》上,可清晰看到从双桥门至永佑庙(娘娘庙)有一条笔直御道。其时清代帝王入双桥门先至永佑庙拈香小憩,再过凉水河驻跸旧衙门行宫。因而,双桥门才被建成了规制较高的三洞门。

  永佑庙,建于清康熙十七年(1678年)。位于凉水河东岸,与鹿圈隔河相望。因庙内供奉碧霞元君女神娘娘,又被俗称为“娘娘庙”。据《钦定日下旧闻考》载:永佑庙占地六亩,坐北朝南。庙门三楹,大殿三楹。正殿高悬匾额“延真殿”;有工具配殿,东配殿匾额“协佑殿”,西配殿匾额:“弘育殿“。还有后殿九楹,为皇家拈香临憩之所。史料记录,是年十二月十八日,康熙皇帝奉孝庄太皇太后即到方才落成的永佑庙拈香拜谒。之后的各代帝王,凡从东陵祭祖回跸南海子,先至永佑庙拈香小憩后再过凉水河驻跸旧宫,几乎已陈规制。

  综上所述,南海子东部地区是皇家苑囿次要的养牲区和耕种区,并因有双桥门、东红门,常有皇帝辇车收支,皇家苑囿的功能感化也很凸起。其时这里水美草葱、马嘶鹿鸣。玉辇翠盖、菽果硕丰。然而,跟着大清帝国的没落和西方列强的入侵,南海子皇家苑囿最终仍是衰败了。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清朝当局为了筹措巨额和平赔款和填补国度亏空,不得不成立“南苑督办垦务局”,决定以出卖“龙票”(南苑督办垦务局执照)的体例招佃垦荒,拍卖南海子内荒地。其时所定地价很是低廉:“上等地每亩白银三两二钱;中等地每亩白银二两半;劣等地每亩白银一两七钱。”而南海子东部地区根基都是开垦好的熟地,即刻被享有招佃垦荒权的达官权贵、王公近臣、上层寺人和与朝廷有牵联的绅商嗅出这是南海子里的一块块肥肉,就像饿虎扑食一样力争上游地来到这里创办庄园。没几年时间,这里如雨后春笋般的建起了几十座大大小小的田主庄园。

  从来南海子东部地区购置庄园的仆人来看,除少量达官权贵、京城绅商以外,绝大部门是在皇宫里有头有脸的上层寺人。此中,总管寺人李莲英在这里购置了富源庄和东广德庄;最初一位总管寺人小德张购置了头号;慈禧身边的大寺人李三顺购置了俊德庄和俊德堂;光绪皇帝身边掌管银库钥匙的大寺人孙崇和购置了定丰庄。别的还有:常寺人购置的常庄子,崔寺人购置的崔庄子,钮寺人购置的钮庄子,盛寺人购置的天恩庄,秦寺人购置的何家场等。

  以上庄园中,最大的当数清宫大寺人李三顺购置的俊德庄。李三顺是慈禧身边的得宠寺人,因为精明过人,油腔滑调,人送绰号李三嘎子。因他是光绪六年(1880年)“庚辰午门案”的始作俑者而闻名朝野。从此更受慈禧太后宠爱,在慈禧身边达22年之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已到不惑之年的李三顺,凭着通天耳目,最先晓得了南海子招佃垦荒之事。为了给本人留后路,操纵多年收敛的大量财帛,在南海子神机营主管军粮的机构“大粮台”遗址周边,占下了大片上等好地盘,并建起了一座巨大庄园,命名俊德庄。据本地白叟回忆,俊德庄占地170余亩,共建有青砖灰瓦,磨砖对缝,雕梁画柱,前廊后厦瓦房114间。还特地建有屯粮用的铅板楼。整个庄园为三进套院。四周修有高约2米的土围墙,墙外挖有护庄水濠。围墙四角设有岗楼,日夜有庄丁持枪巡查站岗。俊德庄成为其时南海子里首屈一指的田主庄园。据本地白叟讲,李三顺病死在了俊德庄,凶事办得极其铺张,要“全庄见白”、“人人戴孝”。出殡之时,俊德庄这边的灵榇还没起动,前边送葬仪仗曾经到七里开外的小红门了。

  在大粮台村东还有一处“小粮台”,本来是大粮台的管事机构地点地,被李三顺拥有后建为“俊德堂”,后来也恢复了小粮台地名。1937年“七七”事情后,小粮台及周边大片地盘被日军强占,有个叫木村的日本商人在此创办“河野洋行”,以经商为名来掳夺中国棉花等计谋物资。日本降服佩服时,海子外南双桥及附近成百上千的穷苦苍生,出于对日本侵略者的非常仇恨,对“河野洋行”进行了哄抢。霎时,若大的一个“河野洋行”即被抢得“寸铁不留,片瓦无存”。在本地被称为“抢小粮台事务。”

  按清廷划定,来南海子垦荒招佃的还有相当数量的京城绅商。因北京历来重官轻商,所以,来南海子垦荒招佃的仅是些不太大却与皇宫有些连累的商人。而来南海子东部地区招佃垦荒的也是如斯。此中有印染商吕培初购置的大德堂(土楼子);京城布商胡氏购置的清合庄;殷商于学忠购置的南辛庄、京城珠宝商于志学等九家购置的头号和京城粮商于尊祖、姜太清等四家购置的西五号等。而在南海子东部地区购置的庄园中,属西五号最为敷裕。

  沿凉水河两岸,汗青上为建筑海子墙和马驹桥护堤,曾建有十几座古砖窑。按窑序号别离称为“头号窑”至“十号窑”等。官准南海子招佃垦荒后,在砖窑的遗址上别离建起了一个个庄园,虽然初建庄时也曾起过雷同“定丰庄”之类的文雅名子,但人们习惯按原窑序排号仍将庄园名称以“号”为名。如许,庄园名称也是从“头号”排序到“十号”。

  本籍山东黄县(今龙口)的于尊祖、姜太清因做粮食生意来到北京。因为俩人运营有道,很快在京城站住了脚。并与皇宫拉上了关系。于家开了个“和兴粮行”。姜家开了两个粮行,别离是“增胜永粮行”和“海兴诚粮行”。于、姜两家所开粮行都是前店后厂(粮行后院便是磨房)。官准南海子招佃垦荒后,消息灵通的于、姜两家即看出这是生财良机,又约上同亲姜颐敏、王存厚两家一路来到南海子置地,配合建起了“五号”庄园。因后来有人在庄园东又建起一庄,如许,被相对称为“东五号”和“西五号”。

  这几位山东老乡一心一德,很快就把西五号搞得红红火火。于尊祖和姜太清又在西五号别离建起了“西和合”与“南和合”两座粉房。所出产的粉条、粉丝运经天津塘沽出口。听说每天能赚一个大“元宝”。因而,其时的西五号是海子里最敷裕的庄子之一。现在,西五号村与附近的头号、二号、九号等村一路拆迁到了泰河园小区。

  南海子东部地区地盘虽然肥饶,但距京城相对偏僻。所以,在京官宦人家来这里垦荒招佃的相对不多。仅有一些不大的仕宦来此购置庄园。此中有皇宫御马官董凤祥购置的董家场;另一位王姓御马官购置的东兴庄(九号);担任清东陵补葺的仕宦张九春兄弟购置的公合庄;镶黄旗统领赫大人之后购置的普庄子;还有皇宫差役吕二、李某别离购置的宝善庄和隆盛场等。

  据1946年编绘的“河北省大兴县地图”材料,海子里庄园构成的村子约150个,此中海子东部地区约60个。此中有:富源庄(森昌庄)、恒力庄、聚宝庄、积成庄、广德庄、鸿仁堂、仁义堂、奕字庄、东营子、西营子、立德庄、天恩庄(盛庄子)、隆盛场、小地儿、崔庄子、富庄子、何家场、崇德庄、来顺庄、王槐庄、董家场、宋庄子、段皮库、公合庄、大德堂(土楼子)、钮庄子、普庄子、闫家场、牛家场、北辛庄、双大合、南辛庄、俊德庄(大粮台)、俊德堂(小粮台)、常庄子、崔庄子、肖家庄、合善庄、敬义庄、三义庄、三合庄、乐耕庄、同合庄、大聚宝庄、崇德庄、宝隆庄、康家庄、力田庄、宝善庄、李家场、万钩庄、兴隆庄、头号、二号(定丰庄)、三号(泰丰庄)、西五号、东五号、六号、八号、九号(东兴庄)等。

  据老村史记录,南双桥村始于明永乐初,“由肖姓八户随龙北迁至此”。申明最早的南双桥人是从江浙一带迁徙而来的。永乐十二年(1414年)建南海子皇家苑囿,将苑囿规划范畴内的民户强行迁徙海子外。此中西半部的民户迁至西红门外;而东半部的民户就被迁到了南双桥一带。使这里很快成为一个较大村子。这一点,从全村老姓氏形成的数目多达近五十个来看,较着带有多村迁并特征。因村子较大,为了便于办理,后来被分为南、北两个行政村,别离称为双桥南和双桥北。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因北京经济开辟区征用,与碱庄(南、北村)和双桥门一路被拆迁至亦庄西环北路西侧的贵园小区。成为亦庄乡第一批被拆迁的村子。

  堿庄,位于南双桥村南侧古高梁河故道(称大羊坊沟,又俗称穿心河)东岸。因地势较低,于明代在此筑堤,从此堤岸上起头有人栖身逐成村子。因古时称堤为“堿”(kǎn),故定村名为“堿庄”。后来,不知从何时起,“堿”与“碱”成了同用字,堿庄就被误读成 “碱庄”了。堿庄曾有大、小堿庄之分。后来为了便于办理,又分成了南、北两个行政村。

  大羊坊村,位于东海子角外,也是沿古高梁河(大羊坊沟)两岸建村,成村应在元明以前。从明清史猜中有“延芳淀在燕京南,今北京南海子侧有延芳村”(《契丹国志》校堪记)的记录来揣度,“羊坊村”是由“延芳村”演变而来。因汗青上的延芳淀就在南海子以东,在南海子东侧的村庄中,仅有“羊坊”发音与“延芳”附近。且村址又在紧靠古延芳淀的西北隅,因而,以“延芳”定村名合乎常理。后来被误传成了羊坊村。

  分析上述南海子东部地区的庄园、村子,颠末上百年的沧桑巨变,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颠末撤小并大,最初合成了:大粮台、广德、富源庄、娘娘庙、董场、大羊坊北、大羊坊南、小羊坊、双桥南、双桥北、堿庄南、堿庄北、宝善庄、常庄子、头号、二号、西五号、九号、隆盛场、天恩庄、肖庄和鹿圈一、鹿圈二、鹿圈三、鹿圈四共25个行政村,别离归属亦庄、鹿圈两个行政乡。本世纪初两乡又归并成亦庄镇。此刻,原两乡地盘已全数被北京经济手艺开辟区征用,成为亦庄新城的主体区域。而这一区域内所有行政村子居民都跟着“大亦庄”的总体规划结构,被接踵搬家至新建起的贵园、广德苑、富源里、天宝家园、瀛景园、鹿海园、泰和园、小康和三羊小区等室第新区,成为亦庄新城的新一代居民,全面实现了从农村到城镇的汗青性飞跃。

  从北京经济开辟区落户亦庄以来,亦庄一直与开辟区同呼吸共命运,一心一德,同向同步。早在建开辟区之初,亦庄乡就明白提出了“依托开辟区,办事开辟区,共建开辟区,同享开辟功效”的指点思惟。舍小家为大师,从命大局。在征地、拆迁的实施过程中赐与开辟区最大的支撑。而开辟区也设心处地的为亦庄人民着想。为领会决其时亦庄多余劳动力就业的难题,协调资金、制定政策协助亦庄乡组建了“亦庄新城公司”,并接踵成立了“建筑”、“环卫”、“绿化”、“市政”、“物资”、“公交”等运营性质公司。在为开辟区供给办事的同时,即安设了相当一部门多余劳动力,也为乡、村集体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入。

  2012年,大兴区和亦庄开辟区又做出了成立包罗亦庄镇、旧宫镇、瀛海镇和南海子公园“三镇一园”为亦庄新城分析配套区的主要行动。配套区将按照“规齐截体、财产一体、道路交通一体、市政设备一体、公共办事一体”的五个一体准绳。为“亦庄新城”在空间拓展、财产升级、交畅达通、能源保障、生态情况、公共办事等范畴发生庞大的正能量。展示出“北京大亦庄”这座现代化新城愈加夸姣的锦绣出息!

  值得一提的是,从2003年起头,亦庄地区在开辟扶植过程中,不竭发觉古墓群遗址。至2010年,已接踵挖掘出古墓350余座,多为汉、唐、辽、金、明、清等多个汗青期间的通俗苍生墓葬,也有少量贵族泉台。共出土文物1200余件,古砖窑遗址8处,古井1眼。据相关专家引见,发觉这些古墓群遗址,申明远在汉唐期间,亦庄地区就有大量民居,且该当具有一个有相当规模的城镇。这一论点,把亦庄地域的汗青年代又向前推至到汉唐期间。

  毅军操场——中国航空事业发祥地

  有我们请您安心

  聪慧天眼守护您

  我与鼎新开放的故事《不为人知的艺苑蓓蕾》

  【智库论坛】鼎新开放40年与中国经济成长

  鼎新开放圆我大学梦

  鼎新开放让我放下锄头拿起笔

  鼎新开放付与我丰硕多彩的文化糊口

  《四海共潮生》讲述华侨华人鼎新开放40年的故事

  鼎新开放让我们干清洁净洗个澡

  周知北京|电动自行车挂牌上路

  5月1日起,凡是未吊挂姑且标识或者号牌的电动自行车上道路行驶,交管部分将依法实施惩罚,最高罚款1000元。

  周知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举行

  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于4月25日至27日在北京举行。从22日(周一)起头,相关勾当现场及周边道路分时、分段采纳交通管制办法。24日,全市将按严重节日尺度开启景观照明。

(编辑:admin)
http://faxvince.com/hxz/81/